獲獎所勾起的記憶(獲獎所勾起的記憶)

  業界資訊     |      2023-03-29 07:57

獲獎所勾起的記憶(獲獎所勾起的記憶)(1)

我早年寫的一首詞《蝶戀花 · 情人節偶感》居然獲得了中國網絡愛情詩文大賽金獎。沒有大肆宣傳,沒有網絡投票,更沒有網絡人氣統計,鑼兒不敲鼓不響,就這么無聲無息,連得了金獎的我本人都不知道我正在參與大獎賽,甚至都不知道或者忘了曾經報過名參加什么大獎賽。

獲獎所勾起的記憶(獲獎所勾起的記憶)(2)

僅記得省政協名下的浙江之江詩社社長郭星明老師問我有沒有《蝶戀花》詞牌的詞,我說我都二十幾年沒有寫詩填詞了。他說舊作也可以。我就在微信上發去了寫于二十幾年前的這首詞,被發表在紙刊《浙江詩聯》上??赡苓@就是參加了大獎賽,只是我本人根本就沒有意識到罷了。

獲獎所勾起的記憶(獲獎所勾起的記憶)(3)

這次獲獎,勾起了我腦海中的記憶。二十幾年前,一九九五年的二月十四日,正是西方的情人節。我坐在自家的小店門口,抬頭仰望藍天上飄浮的白云,思緒萬千,感慨萬端。

其時我被洶涌澎湃的出國潮席卷到大西洋岸邊的一座小城里才兩年,期間備嘗世態之炎涼,人情之冷暖,猶如從天堂一下子墜入了地獄。

天,特別地藍,云,特別地白。特別白的云在特別藍的天空飄浮,特別地賞心悅目,也讓我郁悶的心有了一點點特別的開朗。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情人節,這個我來到國外才知道的節日竟然一下子激起了我久埋心底的情感往事,一種沖動撞擊著我的心扉。

我知道這種沖動最適宜于用舊體詩詞來表達了,首選當然是詞。用什么詞牌好呢?于是《蝶戀花》就鬼使神差地來到了我的面前。如同往常,每當填詞,只要毛主席用過的詞牌,我就背誦毛主席用這個詞牌填的詞來作為參照。毛主席沒有用過的,才拿古人的詞來參照。

于是我就背誦毛主席著名的《蝶戀花》?!拔沂湕罹Я?,是“仄仄平平平仄仄”。我就來一句“花不醉人人自醉”。

“楊柳輕飏,直上重霄九”,是“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我就來一句“待得醒時,只怕心兒碎”。

當然,我這里說“來一句”、“來一句”,似乎很輕松。其實并非如此輕而易舉,為了對上毛主席這首詞的平仄(當然可平可仄處除外),又要表達我自己想表達的情感,可是煞費苦心,并非僅僅“推敲”兩個字就可以一言蔽之的。

好在《蝶戀花》這個詞牌比較簡單,平仄安排都是律句,比較有規律,無須再去對照古人的詞了,回到家里后也無須去對照詞譜了。

當然我還是不由自主地把想得起來的古人的《蝶戀花》在腦子里過了一遍。比如膾炙人口的“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多情卻被無情惱”,“天涯何處無芳草”等等。

那時候沒有電腦,更沒有手機可以隨時隨地上網查閱詞譜。我們那一代人,讀初中時毛主席詩詞背得滾瓜爛熟。唐詩也能背一些,宋詞就接觸少了,是下鄉后自己“補課”的,會背全的不多。所以填詞時我肯定首選毛主席的詞作為可參照的“詞譜”,回到家里再翻出真正的詞譜逐字逐句加以對照。

比如我填的兩首《賀新郎》就是背誦毛主席的《賀新郎》“揮手從茲去”“眼角眉梢都似恨”“人有病,天知否”等等。

也有例外的,比如《滿江紅》,就沒有用毛主席的,而是用了岳飛的,因為實在太熟悉了?!芭l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薄柏曝破狡?,平平仄,平平仄仄?!?/p>

毛主席沒有用過的詞牌,肯定要用古人的,比如《釵頭鳳》,就連古人也沒有幾個人用的。當然要用陸游的,也是最著名的那首?!凹t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薄捌狡截?,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p>

一般來說,詞的句子跟詩一樣,基本上都是律句,其平仄交替的規律跟詩一模一樣,尤其是五字句與七字句,連可平可仄的規律和孤平拗救的手法都承繼了詩的。

所以碰上諸如《蝶戀花》這樣的詞牌,只要參照毛主席的詞或者古人的詞就解決格律問題了,而無需再去核對詞譜。

這是出門在外時,走在路上,坐在車上,或者半夜醒來躺在床上,突然來了靈感,要填詞的最好辦法。一邊背誦毛主席以及古人的詞確定平仄,一邊構思自己的詞調整平仄。一時對不上不符合格律的,可暫時擱置,暫緩處理。

當然,這樣做要有一個前提,就是必須對平仄要分辨得清清楚楚,不然無法參照。

現在出門在外,還可以用手機上網搜索詞譜,但是假如連一個字的平仄都分辨不清楚,有詞譜攤在面前也沒用。

所以現在許多人用什么檢測軟件,都是因為對平仄的分辨沒有把握,不然用那個勞什子干嘛!不是多此一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