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發文不當評論他人公司資金安全

  業界資訊     |      2023-03-30 13:27

原標題:網絡發文不當評論他人公司資金安全

  本報訊 近日,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審結一起電商協會網絡侵權責任糾紛案件,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判令廣東省惠州市某電子商務行業協會以書面形式向北京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賠禮道歉并賠償律師費20000元、公證費3710元,共計23710元。

  北京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發現惠州市某電子商務行業協會在其作為主辦單位、備案主體的網絡平臺上于2021年6月8日、2021年10月19日、2021年12月19日分別發布標題為《“好車互助”遭質疑:究竟是商業創新還是傳銷騙局?》《好車主互助APP遭質疑傳銷+期權背后或為套路重重?》《從蜂巢互助到好車主互助——回首涂志清的創業歷程》《從五級代理到送原始期權——好車主互助暗藏何種玄機》的文章,上述文章內多次出現好車主互助推廣模式“涉嫌傳銷”“涉嫌違法”。同時惠州某電子商務公司還發布多組涉嫌抹黑好車主的違法圖片。北京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認為上述文章借網友、用戶名義影射其涉嫌分級、非法傳銷、非法設立資金池、非法集資、非法經營保險業務,向讀者暗示、貶損其經濟實力和經營穩定性,暗示其公司經營狀況出現問題,已經超出了對一般事實的評論,明顯帶有攻擊性質,遂向北京互聯網法院起訴,請求惠州市某電商協會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案涉文章內容與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及其經營的“好車主互助”業務有關,而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并未提交證據證明案涉文章存在捏造、歪曲事實及報道嚴重失實的情形。通過閱讀相關文章內容,可以看出案涉文章是基于“好車主互助”服務本身等綜合因素的考量,表達的是用戶的主觀感受及個人見解,且文章的內容針對的是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的“好車主互助”服務本身,對該服務進行商業模式的解構及分析,并未直接指向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雖然部分語句中存在“涉嫌傳銷”等言論,但是該言論只是猜測性的言論,并非確定無疑的結論,且“傳銷”的表述方式并非貶義詞,案涉文章總體評價的內容并未達到侮辱、誹謗的程度。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作為經營者,其提供的“好車主互助”很可能涉及到不特定的公眾利益,公眾有權對其服務本身發表相關意見,這也是公眾行使輿論監督權的具體體現。

  一審法院認為,案涉文章內容并未侵害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的名譽權,判決駁回了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審理期間,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補充提交了由合作銀行出具的《關于與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賬戶合作情況說明》以證明其資金合法。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民事主體享有名譽權,通常情況下,因公益目的實施新聞報道或輿論監督而影響他人名譽的,行為人不需要承擔民事責任,但存在捏造、歪曲事實或對他人提供的嚴重失實內容未盡到合理核實義務等情形的應予除外。本案中,從案涉幾篇文章的內容看,部分內容屬于對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經營的“好車主互助”業務的經營模式及業務風險等進行的第三方評價,相關評論意見雖未必絕對客觀、全面,但總體上具有輿論監督、警示提醒社會大眾的公益目的,該部分內容可認定為屬于依法進行的輿論監督行為。部分內容如“資金池已形成”“跑路”“資金安全無法確認”“非法集資”等與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提交的證據不符,易誤導社會公眾對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形成不當評價。在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以侵權糾紛起訴的情況下,惠州市某電商協會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應訴答辯,也未針對相關評論內容提供任何證據支持,應當認定上述內容不當侵害了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的名譽權。關于侵權責任的承擔,考慮案涉文章已刪除,且文章部分內容具有一定的公益目的,二審法院酌情對上訴人北京某網絡科技公司主張的侵權責任予以支持。最終,二審法院作出了前述判決。

 ?。ㄍ?瑜)

  法官說法

  數字時代,微博、微信公眾號、短視頻平臺等網絡社交平臺已成為公民進行言論表達的重要陣地,企業、行業協會甚至可以自行設置網絡平臺進行發聲。但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言論自由并非自由言論,言論自由和輿論監督具有基本的“法度”,言論的表達和評價是否基于客觀事實是言論自由、輿論監督與侵害名譽權的界限,也就是說,不能突破法律規定和公序良俗的底線。作為一個行業協會,其公共言論具有傳播速度快、社會影響大、后果不可逆等特點,相較于普通民眾具有更高的審慎注意義務,應當避免借助其本身的影響力以不實或過激言論侵害他人合法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