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福格特和他的研究第十四卷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Routers配置     |      2023-04-06 19:47

八、達-達·福格特和他的研究

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編譯     

《SINE  STUDIO》[注:《Sine  studio》的意思是“不偏不倚”;馬克思標上這一副標題,用以諷示福格特的“研究”(《Studien》)的偏頗態度。——編者注]

大約在意大利戰爭爆發前一個月,福格特的所謂“歐洲現狀研究”問世了(1859年日內瓦版)。Cui  bono?〔對誰有利?〕

福格特知道:

“英國在行將到來的戰爭中仍將保持中立。”(“研究”第4頁)

他也知道:俄國

“定將協同法國,采取各種手段來損害奧地利,但不超出公開敵對的界限。”(“研究”第13頁)

他還知道:普魯士——但是讓他本人告訴我們他所知道的普魯士吧。

“連目光最短淺的人現在也應當明白,在普魯士政府同法國皇帝政府之間存在著協議;普魯士不會為了捍衛奧地利的非德意志省區而拔劍張弩;它將會同意為捍衛聯邦疆土所采取的各種必要措施,但同時,它將使聯邦或聯邦的某些成員不得以任何方式參與奧地利的一邊,以便以后,即未來的和平談判中,取得北德平原作為對它所作的這番努力的一種酬勞。”(同上,第19頁)

總之,facit〔結論〕是:在波拿巴即將對奧地利進行的十字軍征討中,英國仍將保持中立,俄國將對奧地利采取敵對行動,普魯士將壓制好戰的聯邦[460]成員,同時,歐洲將盡力把戰爭局限在一個地區內。就像過去對俄國作戰一樣,路易·波拿巴現在將得到最高當局的首肯,充當可以說是歐洲同盟的一位秘密將軍對意大利作戰。那末,福格特為什么要寫這本小冊子呢?既然福格特知道英國、俄國和普魯士將采取反對奧地利的行動,那末什么東西迫使他去為波拿巴著書立說呢?但看來除了以“年老糊涂的阿倫特老爹和微不足道的楊的幽靈為首”(同上,第121頁)的要吞掉法國人的老一套之外,仿佛還有某種民族運動席卷了“德國人民”;這一運動在各個“議院里和報紙上”都有反應,“而各邦政府卻只是緩慢地、不無抵觸地同意了這一統治思潮”(同上,第114頁)??磥?ldquo;對即將發生的危險深信不疑”引起德國“人民”“發出了采取共同措施的呼聲”(同上)。法國的“通報”(順便提一下,見1859年3月15日的一號)是以“傷心和驚奇的心情”看待這一德國運動的。

它喊道:“在德意志聯邦某些邦的議院里和報刊上,正在進行對法國發動一次十字軍征討之類的宣傳。它們譴責法國野心勃勃的計劃,實際上它已放棄了這種計劃;它們譴責法國在策劃侵略,實際上它并不需要進行這種侵略”等等。

“通報”在回答這些“誹謗性譴責”時宣稱:“相反地,皇帝”在意大利問題上的行為應當“使德國人的頭腦深信不疑”:保障德國的統一和德國人的民族利益,在一定程度上是十二月政變的法國的一種夢寐以求的理想,等等。然而,“通報”承認(見該報1859年4月10日的一號):德國人的某種憂慮,看來可能是由巴黎的某些小冊子“挑撥起來的”;這些小冊子說,路易·波拿巴在加緊設法給自己的人民一個“久已矚望的機會”,讓他們去《pour  s’étendre  majestueusement  des  Alpes  au  Rhin》〔“莊嚴地從阿爾卑斯山擴展到萊茵河”〕。

“通報”寫道:“但是,德國忘記了,法國是受不允許政府事先進行任何監督的一種立法保護的。”

“通報”的這類聲明,就像向馬姆茲伯里伯爵所作的報告一樣(見1859年1—5月關于意大利事件的藍皮書[461]),引起了與其所想的適得其反的效果。但是,“通報”未能達到的目的,卡爾·福格特也許達到了。他的“研究”只不過是“通報”上的文章、丹屠出版的小冊子和波拿巴的未來地圖的德文版匯編。

福格特關于英國的一套政客式廢話只有這樣一種意義,就是使他的“研究”的性質昭然若揭。他按照他的法文原著,把英國海軍上將查理·納皮爾爵士變為納皮爾“勛爵”(“研究”第4頁)。十二月政變的一幫耍筆桿的朱阿夫兵,從圣馬丁門劇場[462]的演出中得知:每一個著名的英國人至少是一個勛爵。

福格特寫道:“英國從來就不能在比較長的時期內同奧地利和睦相處。如果暫時一致的利害關系使它們結合一些時候,那末,政治上的必要性總是緊接著又使它們分離。相反地,英國同普魯士倒經常有著非常親密的關系”等等(同上,第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