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與黑客帝國(黑客帝國機甲隊長)

  網絡滲透測試     |      2023-03-22 13:10

4、

如何評價攻殼機動隊

僅作為一部科幻片來看,2017年《攻殼機動隊》真人版是優秀的。

不僅特效無可挑剔,甚至這部《攻殼機動隊》在方方面面都能找到對原著的還原——無論是畫面還是道具上,導演和制作方都在致敬動漫,甚至主角斯嘉麗的身材都完美還原了原著中草薙素子。這給我們廣大宅男群體一個進電影院的理由,制作方如此用心,原著黨還有什么好說的?

在科幻片的制作上,好萊塢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這部《攻殼機動隊》制作成本高達1.1億美元;由最炙手可熱的商業片演員斯嘉麗主演;賽博朋克的場景表現地也相當到位,而且電影里對原著的還原場景也相當多。

這么看來,這部誠意滿滿的電影理應獲得成功。

但是,作為一部漫改電影,《攻殼機動隊》并不合格。

人為什么為人?我又如何證明我存在?如果我的記憶和身體都不是真實的,那我究竟是不是我?

——這些都是原著中的思考和疑問。

但是在這部真人版里,這些問題都被淡化了,電影將原著里所有對于“存在”這一主題的思考,都轉變為米拉與商業帝國和商業陰謀的抗爭。

文藝內核和商業外衣如何取舍,是好萊塢這些年最大的問題——他們往往為了讓觀眾看得爽,放棄了劇本中原有的悲情內核和思索,爽是夠爽,爽完之后呢?

其實賽博朋克風格電影,除了這部《攻殼機動隊》之外,還有一部非常優秀的電影——《銀翼殺手》。

相較于《攻殼機動隊》,《銀翼殺手》在篇幅上更多地遷就了主角對于“人如何存在”這一主題的探索。即便是《銀翼殺手》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也沒有為了讓觀眾看得爽,放棄了對于很多觀眾來說可能晦澀的主題。

《攻殼機動隊》之所以被奉為神作,不僅僅是因為賽博朋克這一藝術風格,也不是因為讓人血脈噴張的打斗畫面,而是因為動漫帶來的思考是悲情且深刻的。

當然了,《攻殼機動隊》并不是一無是處的,而是因為作為一部漫改電影,它對于原作主題的理解有些偏移了。

我們宅男可不是那種只愛看美少女戰斗的畫面啊混蛋!

來自靈魂的低語——簡評《攻殼機動隊》系列

“攻殼”意為“攻擊型裝甲外殼”,指故事中的思想戰車,中文和日文片名道出故事其表,而英文片名“Ghost in the Shell”則揭示故事內核。我們繼續上世紀日本三大科幻漫畫改編補完計劃,到《攻殼機動隊》的世界中傾聽來自靈魂的低語。

未來世界,人類高度義體化改造,并嵌入電子腦輔助信息處理。人與機器的界限愈發模糊。意識是否能獨立于軀體存在?僅保留意識而全身義體化是否能稱之為人?人類的生命價值是否優先于仿生人?不同角色面對靈魂與軀殼間的掙扎,讓我們又回到意識與存在的基本問題上。這便是押井守導演的“攻殼”,側重探討哲學。

1995年的第一部賽璐璐手繪動畫開啟了“攻殼IP”的影視化道路。由于其出現在賽博朋克科幻電影發展的關鍵時期,繼承前人的基礎視覺元素的同時,其內涵又啟發后人的創作,被后世譽為“上承《銀翼殺手》,下啟《黑客帝國》”的賽博朋克里程碑式作品。

押井守強烈的個人風格在第二部作品中發揮到極致,以“電子腦從云端搜索資料輔助語言表達”的設定給自己臺階下,使用大段枯燥對白,且不斷引經據典,來傳達自己的思想。這使得《無罪》的評價兩極化,有人認為其空洞乏味、裝深沉;也有影迷感到看不懂,但就是“太強了”,讓人著迷于鉆研導演的“謎語”。這些都未影響2004年的《無罪》成為戛納電影節首部提名最佳影片的動畫片,押井守勇敢而固執的將動畫片的深度直接推進到文學作品層次。

神山健治的《攻殼》則有著明顯不同,更像我們熟悉的警匪、政斗、或者諜戰片,使得觀眾更有熟悉感。這并不意味著故事變得簡單無趣,每部作品都是多個案件由線索串聯在一起,信息量是相當之豐富的。對信息在網絡中便捷傳播,促使個體間涌現出群體行為的探討;對難民、老齡化等諸多社會問題的探討使其依然保有深度。以大眾尚能接受的“殼”去傳達“攻殼之魂”,這或許就是其評分超越押井守前作的原因。

黃瀨和哉的ARISE系列由于普遍評價不高,所以忽略沒看,也是完全不同的創作嘗試。

2017年魯伯特·桑德斯執導的真人版,基本是對該系列歷史作品經典場景的大雜燴再現,實則是披著原IP外衣的典型美式反壓迫、求自由、尋真我簡易小故事。本應有最大受眾范圍的好萊塢真人電影,配上極佳的視覺效果、通俗易懂的故事,卻沒能獲得市場的好評,因為它丟失作品的“魂”而只剩下“殼”?,F在的科幻觀眾也都是“久經沙場”了,什么場面沒見過(戰術后仰,哈),沒那么好糊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