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厚亮涉案始末

  網絡滲透測試     |      2023-03-24 04:24

  上述數據亦得到王維震的確認。

  “人頭集資大約10000元左右。淄礦集團當時有4萬名員工,總計集資約4億元左右?!蓖蹙S震表示。

  “最主要的問題是集資意圖。一家大型的國有煤礦,想要開發一處新煤礦,如果缺錢,為什么不找銀行貸款?在2003年煤炭行情看好的時期,淄礦集團完全可以用已有的煤礦做抵押貸款。玩企業內部集資的把戲,就是給侵占濟北煤礦取得的國有利潤提供一種途徑?!蓖蹙S震對《中國經濟和信息化》記者說。

  160萬元、30%以上的年收益、解除集資時接近5倍的本金返還,馬厚亮在淄礦集團的集資中收益頗豐。因為其給每個參與集資的員工都帶來了很好的收益,還落下了一個好名聲。其過程的違規并未被注視。

  “這就是典型的侵占國有資產收益?!蓖蹙S震對記者說,如果按照平均值估算,至少有二三十億元的國有資產利潤通過集資分紅的形式給分掉了。

  在集資事件中,馬厚亮未在任何場合解釋他本人最初集資的160萬元的來歷。據知情人透露,與馬厚亮一起被帶走協助調查的幾個人當中,就有淄博當地銀行——齊魯銀行主管信貸業務的副行長,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銀行方面亦有涉案,很可能與該副行長在淄礦集團集資的時候,為馬厚亮等淄礦集團高管違規批貸集資款有關。

  破產迷局

  “全員集資”事件不僅給馬自己帶來了巨額的回報,同時也因為所有員工都跟著獲得了利益回報,馬在淄礦集團為自己樹立了不錯的口碑。

  但馬厚亮操盤的另一事件,卻引起了淄礦集團多數員工的不滿甚至憤怒。2002年至2007年間,淄礦集團以資源枯竭、資不抵債的名義先后宣布龍泉、夏莊、西河、南定、雙溝、嶺子、石谷7家煤礦破產。由于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失去了工作,眾多破產煤礦企業的礦工開始頻繁上訪。

  “企業破產至今已經5年多了,我們上訪不下十余次。不上訪有什么辦法呀,好端端的工作就這樣弄沒了,補償的安置費給孩子上大學交學費了,我現在自己上社保有時都湊不夠錢?!痹p溝煤礦的王克志對《中國經濟和信息化》記者說。

  王克志在雙溝煤礦破產后,因為年齡的原因沒有被改制后的新企業接收,無奈只能在勞務市場打零工。一家人賴以生存的收入來源,是他愛人開的一個簡易浴室——這個浴室與雙溝煤礦改制后的淄博宇峰礦業公司僅隔著一條馬路。

  “雙溝煤礦在關閉破產后一直沒有停止生產,每天都有大量的運煤車從選煤廠拉煤出來?!蓖蹩酥緦τ浾哒f。

  “現在雙溝煤礦每年產量不低于20萬噸。按照20萬噸的計劃開采,應該至少還能開采10多年,這樣的煤礦為什么當初會被定為資源枯竭型礦山進而關閉性破產?讓人很難理解?!痹p溝煤礦的另一職工張建搏也向本刊表示,破產至今的5年,再加上還能繼續開采的10年,一共15年、年產20萬噸煤炭的煤礦,價值肯定會過億元,但這樣一座產能潛力龐大的“資源枯竭型”煤礦,被淄礦集團以500萬元左右的價格就出售給民營企業老板。

  “500萬元,可能光是井下、地面上的基礎設施折舊成本都不只值那么點錢,這屬于典型的國有資產賤賣!”原雙溝煤礦員工張建搏說。

  據記者了解,淄礦集團關閉破產的7家煤礦中,絕大多數并沒有真正關閉破產,甚至即使在申請關閉破產的當天,也從未停止開采。這些改制后的民營企業,其煤炭產量也在不斷提高,效益也越來越好。

  公開披露的信息顯示,原西河煤礦在2006年破產改制變身為山東舜天礦業有限公司之后,當年便實現5.59億元的銷售收入,2009年也實現銷售收入近4億元。

  “現在西河煤礦每年的產量是40多萬噸,其他破產煤礦有大有小,有的跟西河煤礦差不多大,有的則是它的兩倍大。這些“被破產”后的礦主一夜之間都成了億萬富翁?!崩罹八┞毜木褪?005年被關閉性破產的西河煤礦。據他透露,這個效益如此好的煤礦,是當地民營企業老板以1000萬元的“超值價格”從淄礦集團手里拿到的。

  本刊記者未從權威渠道處獲得上述煤礦破產后出售的成交價格。

  外界認為,馬厚亮主導的淄礦集團大搞特搞關閉破產舉動,是因為馬要“甩包袱”,要把淄礦集團的發展重點調整到新開發的(包括濟北煤礦在內的)幾個新礦區。而內部人士認為,馬厚亮的想法就是利用國家資源枯竭礦山關閉破產機會相關政策,把煤礦折現,把人員推向社會。

  “如果不是2008年國家相關部門把這種資源枯竭礦山實施關閉破產的政策緊急叫停,淄礦集團很多非核心的煤礦也將慘遭被轉制的命運?!崩罹龑τ浾哒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