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N號房”背后的色情暗網:偷拍、性侵視頻

  網絡滲透測試     |      2023-04-12 21:14

韓國“N號房”事件后,網友舉報稱,國內網絡上仍有色情網站存在,有些甚至涉及“性侵幼童、迷奸、偷拍”等內容。

近日,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通過檢索“蘿莉”、“幼齒”等主題,不難找到部分網站、論壇和APP,其中不乏涉及“未成年人”的視頻,部分影像瀏覽量高達20余萬次。

此外,在某些社交平臺和app的“暗網”中,還有人公然叫賣色情資源,“11套偷拍視頻打包售價70元”。

色情網站為何屢禁難止?記者調查發現,這背后已經形成一條從拍攝到建網站,再到運營牟利的黑產鏈條。

一名色情網站搭建商稱,自己一個小時就能幫客戶建成網站,收費一萬兩千元,app的費用要9萬元,里面有上萬部資源可供觀看。

色情網站的一名幕后運營者直言,他們的牟利方式很多,發展會員可以收費,博彩廣告一個月就能賺幾十萬元。

為了躲避查處,這些平臺會把服務器設在境外,一旦被查,花幾十元更換域名就能“死灰復燃”。

全文4235字 閱讀約需9分鐘

色情視頻“暗網”叫賣7元一套,“兒童”片觀看量超20萬次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事實上,被嚴禁的色情網站、視頻內容,在網絡上仍如病毒般暗地蔓延,在一些社交軟件和平臺上,甚至催生出專門拍攝和兜售色情視頻的黑產。

在新浪微博搜索欄中,記者以“蘿莉”為關鍵字檢索,出現多個售賣黃色視頻資源的賬戶。

一位微博用戶名為“蝦面硫-水”的網友頻繁發布色情圖片,并留有微信號。他給新京報記者發來色情資源截圖稱,自己手上不僅有多個色情網站、app,還有存儲在百度云盤中的色情影像,“這些都對外出售”。此外,在百度貼吧和其他論壇中,也出現有色情網站、app的推廣鏈接。

記者調查發現,一款國外社交中文版APP中,有不少交易色情資源的群組,少則三四十人,多的有上千名成員。

一個千人群的群主,不斷在群內發布“迷奸”等黃色視頻吸引成員,同時為自己的“迷藥”尋找買家。

群主告訴新京報記者,他手中有幾T的視頻資源,每天定期向群內發布,他會把群成員吸引到另一個賣迷奸藥的群,在這個群里,他兜售多種藥品,稱能起到“催情”“昏睡”“短暫失憶”等作用。

這款app里,有多個“色情網站站長群”,成員在內公然售賣色情視頻。

群里一位成員介紹,自己擁有幾T兒童色情影片,這些視頻都是他長期收集而來,打包出售,他還為此建群,每天更新視頻,進群收費十元到幾百元的入門費。另一位名為“張大仙”的用戶在群組中發消息稱,自己有11套包括學生、偷拍等不同類別的色情影像,打包出售70元。

新京報記者在一些色情群組內臥底多日發現,很多成員專門打著“兒童色情”標簽售賣資源,明碼標價。

韓國N號房事件后,多名新浪微博博主發文稱,他們陸續接到許多網友爆料,稱發現多家涉及兒童色情內容的黃色網站、論壇,并呼吁舉報。

新京報記者檢索網友舉報的相關網站發現,包括芽苗論壇、蘿莉天國等多家色情網站,標注有“蘿莉”“UU”“幼齒”等兒童色情內容,首頁及多個欄目中存在大量未成年女孩裸露的視頻及圖片,其中一個視頻觀看量顯示超過20萬次。

一些色情網站還會在頁面上標注“兒童”、“偷拍”、“迷奸”等分欄,里面也有大量相關視頻。除了網站,如“春水堂”、“草莓”等多個色情APP中也存在迷奸、偷拍或未成年女子被猥褻的視頻。

61ff32dely4ge29y3wuitj20m80d53yx

▲某色情網站頁面中充斥涉及未成年人的色情視頻。截圖

萬元建“黃網”1小時完工,服務器設境外躲避查處

一名色情網站運營商介紹,除了“暗網”里的兜售,色情網站早已形成一條從平臺搭建、運營收費再到風險規避的黑產鏈條。

色情網站和app有專門的搭建商,成本極低,卻能迅速牟利,為了躲避查處,搭建商還把服務器設置在境外,被查封后可以更改域名繼續推廣。

常年身處菲律賓的色情網站搭建商姜曉輝(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提供色情網站搭建服務一條龍,買家只需提供一個域名,剩下的全包,“建網站收費一萬二,1小時內完工;建論壇收費一萬九,一天內交付。”

一名運營色情網站已經兩年的運營商稱,這種搭建方式在圈內已是潛規則,相比姜曉輝的報價,他的網站搭建費更便宜,只花了8000元。